探访北京小汤山医院
来源:探访北京小汤山医院发稿时间:2020-04-04 15:20:05


科罗拉多州国土安全和应急管理部门发言人米奇·特罗斯特则表示,科罗拉多州卫生官员还希望通过对所有医护人员实施检测项目,查明谁是感染者。“这种检测策略有助于增强我们的医疗能力。”4月2日,意媒报道称意大利一小镇上67%的献血者有抗体。该镇位于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在献血的60人中有40人病毒检测呈阳性。他们没有任何症状,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且体内已产生病毒抗体。意媒称有大学和机构正启动新的研究,希望通过富含抗体的血浆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报道介绍称,威斯康星州计划于4月7日举行初选。民主党人对选举期间的健康状况表示担忧,同时继续谴责特朗普对疫情的日常反应。

有医学专家认为,这一数据能降低医护人员的风险,并挽救生命。

而在全国范围内,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

与此同时,在密歇根州,该组织正在发起一场直接面向选民的短信活动,目标群体是那些摇摆不定的选民。此前,该组织还曾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投放广告,批评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措施。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14时12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278458例,死亡病例达7159例。自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伊始,检测数据上的遗失、迟滞问题便一直存在。近期,美媒又曝出一个大问题:各州卫生部门几乎没有收集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的数量。

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疗中心的安吉拉·加德纳教授同样表示,掌握医护人员受感染的数字,有助于医院制定规划。若有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那么医院需要一定的参数,来决定这些医护人员应该休息多久。

根据美国选举法律,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可以较为直接地为某位竞选人加油助阵。2016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和共和党阵营内,不少候选人身后都有来自这类组织的支持。美媒称,尽管法律规定这些委员会是独立的,不能和它们支持的候选人竞选团队协调行动,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

“近1000万人失业,数千人死亡......”该组织主席布拉德利说,“他(特朗普)不听取专家意见,散布虚假信息,而且仍然拒绝制定一项全国性方案来应对这种病毒......”

其次,统计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还有助于专家规划医疗系统的疫情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