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局:调整后第一入境点机场累计入境旅客24651人


如果全美各地出现多个“纽约”的话,那就是灾难性的了。所以其他地方要赶紧做好早期的公共卫生防控措施。

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非典”(SARS)疫情防控工作。2020年1-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

杨功焕:我是2月28日从北京来到美国的,现在住在纽约市皇后区,离目前纽约接受新冠肺炎病人最多、情况最严重的医院之一埃尔姆赫斯特医院(Elmhurst Hospital)不远。

3月21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一家纪念品商店关闭。 新华社  图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此外,东京都4月2日新确诊97例,其中33人无法确认感染路径,累计确诊684例,是日本确诊人数最多的地区。【海外网4月3日】美国媒体当地时间2日消息称,日前抵达美国纽约市的美国海军医疗船“安慰”号自开放以来仅接收了3名病人。据了解,该医疗船并不会接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而是通过满足其他病症患者的需求以减轻当地医院压力,使得他们能专心抗疫。这一消息出现后,纽约很多医务人员都表示强烈反对,并对于医疗船的用处提出质疑。

杨功焕:在纽约市的确诊患者中,50岁以下占到总病例数的56%。年轻感染者比例如此之高,其原因在于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不会感染,或者感染了也不严重,因此无视政府的规定,仍然经常外出玩乐。

澎湃新闻:您是什么时候到美国的?现在住的地方在纽约哪里?

纽约需要关注哪些关键人群

杨功焕:我相信纽约州和纽约市的卫生部门对众多已感染的病例正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我也看到卫生部门和媒体对这些分析结果的报告。以纽约市卫生局的报告为例,每天都列出了这些确诊患者的年龄、性别和地区分布。但是仅仅这些信息是不够的。